客服热线:客服热线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洛阳市蚕桑扶贫项目
洛阳市蚕桑扶贫项目
发布时间:2018-11-15

 

10.jpg


甘肃商业联合会
甘肃省蚕桑协会
甘肃沧海桑田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

二0一八年十一月


一、项目背景分析
中国是最早开始种桑、养蚕、生产丝织品的国家。嫘祖,是轩辕黄帝的元妃,随黄帝南征北战,把养蚕缫丝之法传遍各地。她首倡婚嫁,母仪天下,福祉万民,和炎黄二帝开辟鸿茫,告别蛮荒,被后人奉为“先蚕”圣母。《史记》载:黄帝时“播百谷草木,淳化兽鸟虫蛾。”司马迁认为,黄帝时起开始有养蚕蛾的惯例。农历三月初一日,养蚕人春祭先蚕。《月令》记载:古代的君主在三月祭拜轩辕帝,以祈福蚕事祥顺,命令官员禁止采伐桑树以保证饲蚕。等到蚕事已成,分茧称丝,按照成绩的优劣奖勤诫惰,可见国家对养蚕之事非常重视。
随着工业化和城市化进度的加快,广东、浙江、江苏等东部省区经济的发展,土地成本和人工成本不断上涨,致使传统的蚕桑产业发展受到制约,生产规模大幅下降。我国中西部地区社会经济发展相对落后,并拥有较为丰富的土地资源和劳动力资源,具备发展蚕茧丝产业的自然条件和社会基础。因此,将蚕茧产区逐步从东部地区向中西部地区进行战略性转移,对稳定我国蚕丝产业、保证我国茧丝绸大国地位、促进中西部地区农民增收和经济发展都有具有重要意义。为顺应和推进这一发展态势,商务部自1999年开始实施“东桑西移”工程,并在广西、四川、云南等经济欠发达地区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同为西北的陕西,以安康、汉中为主,是当地支柱产业。如石泉县,新建及改造桑园近万亩。“户种一亩桑,柴米油盐不用慌。”“密植桑、简养蚕,十七八天见现钱。”这些流传在当地的顺口溜,形象地道出了农民对蚕桑产业的依赖,说明蚕桑产业对经济增收、脱贫致富具有“用时短、见效快”的特点。“中国丝都”四川南充,仅嘉陵区吉安镇发展桑树3500多亩,年养蚕量3200张。70%的农户专业从事蚕桑产业,村民养蚕一项年收入达300万元左右。广西河池市宜州区桑园面积近40万亩,鲜茧产量5.8万吨,农民养蚕收入达28.6亿元,连续12年保持全国县域第一。全区蚕丝绸加工企业20家,境内75%以上干茧可以就地加工。已形成“桑—蚕—茧—丝—绸”和“桑树—食用菌—桑叶茶—桑叶固体饮料—桑果酒—药物”“蚕沙—有机肥”“下茧—蚕丝被”及蚕蛹产品为主的产业链。
甘肃沧海桑田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是响应国家西部开发、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战略,承接国家“东桑西移”项目的主要企业,经过五年的探索实践,通过实施“引进来、走出去”战略,采取公司+协会+合作社+农户+媒体的运营模式,与陕西安康、四川南充、广西宜州、浙江、江苏、上海等地建立了上下游产业链合作关系,并在平凉灵台、崇信,定西通渭等地建有“东桑西移”蚕桑项目示范园区,稳定种植桑苗5000余亩,以种桑养蚕为突破口,带动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助力调整产业结构、打赢打好脱贫攻坚战。同时,公司还是甘肃最大的商协会运营平台和西部最有影响力的商会媒体投资机构,目前是甘肃商业联合会副会长单位、甘肃省蚕桑协会会长单位、《商讯》杂志社社长单位、中国丝绸协会理事单位、甘肃省私营企业协会理事单位。通过整合省内200多家商协会资源,进行产品、技术、人才、资金的对口输入和输出,自主研发或合作开发出具有西北地域特色和民族特色的各类农副产品、文创产品、茶酒饮品等近百种,并与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系统进行采购合作,打造甘肃独具特色的扶贫产品供应链渠道。
二、项目实施地资源优势
(一)种桑养蚕是洛阳古老传统产业
洛阳栽桑养蚕历史悠久,洛阳“商相伊尹”碑文记载:“伊尹之母有华氏,采桑于伊川。”唐志:“洛州土贡文、绫、缯毂、丝、葛、今荆、鲁桑种植乡所在而有”。清朝前期,洛阳成立一所蚕桑学校(初级班),日本投降后改为农职学校,内设有蚕桑专业,还建立桑园100多亩,进行养蚕制种。
桑蚕最兴盛时期是在1910年前后,当时养蚕成风,闲散土地到处植桑。据偃师县1955年蚕业工作总结,偃师县1910年开始栽桑,1920年蚕户渐多,产茧量每高达250担。唐朝杜牧《华清宫三十韵》:“昔帝登封后,中原自古强。一千年际会,三万里农桑。”
(二)洛阳可以成为承接产业转移的第一梯队
洛阳市地处河南省西部丘陵山区,位于北纬33°35'-35°05'、东经111°8'-112°59'之间,总面积1.52万平方公里,其中川区面积占13.8%、丘陵面积占40.7%,山区面积占45.5%,大体为“五山四岭一分川”。全市农业人口487.1万人,占总人口的68.7%;农业从业人员290万人。全市耕地面积650万亩(基本农田562.8万亩),其中旱地面积510万亩,水浇地面积140万亩。
洛阳既有种桑养蚕的历史记载,又有适宜的种植气候,同时农村社会经济条件也适宜蚕桑生产的发展。在国家及洛阳市打造丝绸之路经济带的战略部署下,大力发展种桑养蚕,让丝路起点的洛阳重现昔日植桑养蚕,顺应国家“南桑北移、东桑西移”的发展战略,洛阳作为承接产业转移的第一梯队,面临着千载难逢的机遇。
(三)打造洛阳“丝绸之路”东方新起点
“丝绸之路”是公元前2世纪至公元16世纪期间古代亚欧大陆间,以丝绸为大宗贸易而开展的长距离商业贸易与文化交流的交通大动脉,是东西方文明与文化的融合、交流和对话之路。两汉时期,洛阳作为丝绸之路的东方起点之一,为丝绸之路的开辟、发展繁荣作出了突出贡献。
“千年帝都”洛阳作为中华民族和华夏文明的重要发祥地,从商代到北宋,先后有13个朝代建都或迁都于此,是我国政治、经济、文化、交通的中心,是国务院首批公布的历史文化名城,是道路四通八达的交通枢纽。如今,建设丝绸之路文化交流中心项目,构建文化交流平台,提升洛阳作为“一带一路”重要节点城市的文化影响力,提升洛阳在国际国内的良好城市形象。
三、项目前景及效应评估
(一)蚕桑生产是鲜有的全商品性产业
蚕桑生产具有产品全商品性和高产值,市场稳定性好,产品价值高。近20年来我国蚕茧一直处于价格稳中有升的状态。从国际市场来看,我国蚕丝及丝绸加工产品深受各国青睐。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的蚕丝产品销往160个国家,国际市场的巨大需求和对我国蚕丝的青睐给我国的桑蚕产业带来更大的发展空间。从国内市场来看,由于人们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对家纺产品的质量需要不断提高,蚕丝作为家纺的高档消费正在走入平常百姓人家。尤其是蚕丝被,以其无可替代的优势,逐渐被市场认可,蚕茧的用量呈爆发式增长,目前蚕茧需求量供不应求,很多缫丝企业、蚕丝被加工企业由于原料不足,每年开工时间一半都不到,众多加工企业为了减少物流成本,纷纷自建原料基地或与栽植面积千亩以上的地区建立建工厂房。我们目前已经与数家加工企业达成了初步协议,一旦桑园建好,很快将择优引进资金雄厚、信誉良好的加工企业入驻。因此,发展蚕茧生产无产品销售的市场风险,这是我国农业生产中鲜有的特色产业和优势产业。
(二)蚕桑生产是脱贫致富的优势产业
蚕桑还具有生产投入少,见效快,生态环保的特点。蚕桑投入较少,建一亩标准桑园年投入不超过1500元,养蚕设施每亩不超过1500元。同时,发展蚕桑周期短、见效快,当年栽桑当年养蚕见效,三年进入丰产期,平均一亩桑园查养蚕2-3张,收入4000-6000元,最高可达到10000元。更重要的是在蚕业生产要素中,技术相对简单,土地利用率高,只需要半劳动力即可完成,近年来,蚕桑生产已成为我国经济欠发达地区农民增收,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优势产业。据《2017年中国茧丝绸行业报告》披露,2017年中西部产区普遍将蚕桑产业作为扶贫富农重点产业,种桑养蚕热情高涨,蚕桑生产对贫困地区脱贫增收的带动作用更加明显。
(三)蚕桑生产是多元化产业
由于传统的蚕桑生产仅利用桑叶养蚕,获取蚕茧、生丝、丝绸以及丝绸服装、服饰等主产品; 因此,尚有97% 的桑椹、桑枝、蚕蛾、蚕蛹、蚕沙、废茧丝等副产物没有被充分利用。开展蚕桑资源综合利用,除通过传统的栽桑养蚕获取收益外,还可以通过桑园套种、桑园养殖、生态桑、桑叶茶、桑叶食品、桑叶饲料、桑椹饮料、桑椹酒、桑椹醋、桑枝食用菌、桑枝地板、桑枝能源材料、 蚕蛾酒、蚕蛾口服液、蚕蛹酒、蚕蛹虫草、蚕蛹动物饲料、蚕丝蛋白化妆品、蚕丝被、蚕沙利用等传统蚕桑产业以外,所进行的产业链各环节上各种资源的其他用途来获取收益。因此,蚕桑资源综合利用既能够在单位面积土地上,利用空间差和时间差,将蚕桑生产从栽桑养蚕拓展到包括栽桑养蚕、桑园立体种养以及桑叶、桑枝、桑椹、蚕沙、蚕室的多用途利用等多种生产经营活动,以增加单位面积土地上的产出和收益来提高综合经济效益。
随着蚕桑产业各环节的药食用途、饲料用途、新材料用途和文化生态用途等新功能的不断拓展,可以推动蚕桑产业向林业、畜牧业、食品业、饮料业、医药业、保健业、生物产业、文化产业、木材加工业等行业延伸拓展,促使蚕桑产业与其他产业互动共融发展。例如,桑叶原来只是用作蚕的饲料,但面对粮食及食物安全问题,将桑叶作为畜、禽、鱼等动物的饲料开发利用,既可以部分解决我国饲料短缺的问题, 又能与畜、禽、水产业互补发展。
四、总体规划及效益分析
(一)前期准备及三年规划
2018年做好产业试点、考察、基地规划、意向种养专业户的技术培训和部分土地流转。
试点:可选择具有种桑养蚕基础的伊川县、孟津县。
考察:分期分批组织县班子成员、各村支部书记、村主任、贫困村驻村第一书记、脱贫责任组长、意向种养大户、投资人等外出考察学习。
基地规划:以村镇为中心,以300亩桑园为基础单元,配套小蚕共育室及大蚕养殖车间,辐射带动周边群众,发展养殖户。王楼、段村、秋树李,连片规划4000亩;以靳村为中心,辐射湾李、杜村、水沟,连片规划2000亩;以焦村为中心,辐射李楼、张村、梁窑,连片规划3000亩;魏沟连片规划1000亩。共计集中连片10000亩。
发展规划:2019年新增3000亩;2020年新增15000亩;2021年新增302000亩;三年后基地面积达到510000亩。
技术培训:依托西南的大学、西北科技大学、河南农大、河南省蚕业协会、河南省丝绸协会、河南省蚕科院等单位的技术及经营管理力量,利用再就业培训和扶贫培训资金对意向种养专业户进行技术培训,对意向投资经营者进行经营管理培训等。
土地流转:按照以上规划,逐年进行土地流转。
(二)效益分析
按照每亩桑田(保守计算)栽植当年第一年可养秋蚕0.6张,产茧50斤,第二年每亩桑田可养春蚕0.8张,产茧90斤,夏蚕0.5张,产茧70斤,秋茧0.6张,产茧80斤,回购价25元/斤计算,栽植当年可以亩收益1250元,第二年亩桑收益6000元,到第三年,桑树进入丰产期,效益将进一步提高,加上桑枝培养食用菌,每亩可收获干桑枝条800-1000斤,可培养香菇800-1000斤,每斤市场价4元左右,收益可达3000-4000元,实现亩效益达万元。
2019年计划种植蚕桑3000亩,产茧9万斤,共计蚕茧产值225万元;
2020年计划新增5000亩,产茧15万斤,加上2019已种植的3000亩,产茧44.3万斤,共计蚕茧产值1108万元;
2021年计划新增2000亩,产茧9.6万斤,加上2019、2020已种植的8000亩,可养蚕1.84万张,产茧144.8万斤,共计蚕茧产值3860万元;
2022年,全市建成5万亩桑园,全年可养蚕10万张,产茧1000万斤,蚕茧产值25000万元。
综合利用:养蚕剩余桑叶可制桑叶茶,摘心的嫩芽可生产桑叶菜,每年每亩桑园可生产桑叶茶60斤,最低价50元一斤,效益3000元,桑叶菜每亩100斤,每斤10元,效益1000元。
五、发展模式
2018年1月8日,商务部下发的《关于开展规模化集约化蚕桑示范基地建设推进茧丝绸产业提质增效的通知》中明确提出,要充分利用国家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战略,加快建成一批集约化、规模化程度高的优质蚕茧基地,夯实产业发展基础。重点支持规模化集约化蚕桑示范基地平整改造、桑苗栽种,小蚕共育室、养蚕大棚、大型蚕房、蚕桑资源循环利用设施等蚕桑农业设施建设。通知还要求各地巩固蚕桑生产基础,推动生产方式变革。加大财政扶持力度,充分发挥财政资金的导向性作用,同时引导和支持民间资本的进入。
按照商务部关于蚕桑基地标准化建设的要求,参考外地经验,结合本市实际,拟推行以下几种发展模式:
(一)龙头企业(合作社)+基地+专业户
由龙头企业或合作社负责流转土地,规划标准化桑园,再通过反租倒包,把规划好的桑园基地承包给专业种桑养蚕户。专业种桑养蚕户负责栽植、管理、养蚕,龙头企业或合作社为专业户提供技术指导、蚕桑物资采购、蚕茧收购等服务。
(二)龙头企业+基地+大户
由企业投资建设标准化桑园,再通过返租承包的方式由意向农户承包管理,在保证产品质量产量的情况下进行利益分成。
(三)龙头企业+基地+家庭农场
由企业投资建设标准化桑园及加工车间,再将桑园返包给农户,产品由龙头企业回收加工,农户交纳租金后收益全得,龙头公司获取桑园租金及产品加工利润。
六、奖补政策
(一)蚕桑基地标准化建设奖补
1. 规划区内,按标准规模连片(100亩以上)种植桑树,当年保苗率、壮苗率均在95%以上,每亩奖补1500元。
2.规划区内,按标准规模连片(100亩以上)种植桑树,可为种植户提供每亩1500元的贴息贷款,由政府负担贷款利息一年。
(二)养蚕设施奖补
1.小蚕供育工厂建设(新建):建设标准化小蚕供育工厂200平方米以上的,每平方奖补1000元。
2、标准化蚕棚:建设标准化养蚕大棚面积300平方米以上的,每个大棚奖补1万元。
(三)、村集体经济奖补
村集体经济发展蚕桑产业,种植桑树100亩以上,养蚕10个大棚以上,每村奖补10万元。
(四)、助贫合作社奖补
蚕桑产业合作社,种桑树100亩以上,养蚕10棚以上,指导贫困户种桑养蚕或组织贫困户到合作社务工,贫困户年收入1万元以上,按带贫户数每户奖励合作社1万元。
(五)争取奖补政策
为合作社和种植大户积极争取农业、林业、水利、电力、移民、农机、科技、发改、商务、金融、扶贫等方面的奖补政策。
七、保障措施
(一)成立领导小组
为加强发展蚕桑扶贫产业的领导,党委政府成立发展蚕桑扶贫产业领导小组。具体负责谋划、规划产业、研究发展模式、制定实施方案、发动引导群众、争取政策资金支持、服务产业发展等。
(二)培育龙头企业(合作社)
成立甘肃沧海桑田现代农业科技有限公司洛阳分公司,发挥其龙头带动作用和示范引领效应,持续加大资金和人力投入,同时积极培育有经济实力、有市场竞争力、社会信誉好的企业(合作社)作为蚕桑产业的龙头企业,带动全市各县镇蚕桑产业发展。大力扶持本市镇的企业(合作社)和大户增强其在蚕桑产业发展中的带动作用。
(三)成立种植专业合作社
按照市委市政府统一安排,注册成立种植专业合作社,主要负责组织、引导全市镇种植大户发展蚕桑产业,并在桑苗、蚕种、蚕具、专用化肥、农药等物资供应、经营管理、生产技术、产品销售等方面提供统一服务。
(四)培训技术骨干
结合桑蚕种养实际,制定具体的种养技术培训方案,采取理论培训、现场指导、外出考察学习、跟班实践等灵活实用的方式开展技术培训。依托西南农大、河南农大、河南省蚕业科学研究院、河南省蚕业协会、河南省丝绸协会等建立专家服务团队,为产业高起点高质量发展提供技术保障。
(五)建立长期战略合作机制
与西南农大、西北农林科技大学、河南农业大学、河南省农业厅、河南省蚕业科学研究院、河南省蚕业协会、河南省丝绸协会签订长期战略合作协议,帮助解决市场信息,桑苗蚕种供应、品种改良、技术指导、产业链条延伸、产品销售等方面的问题,全方位为企业、合作社、农户提供服务和帮助,保证蚕桑产业健康稳定发展,力争使农户效益最大化,持续全面提高经济效益、社会效益和减贫成效。


热门文章

洛商传媒  运营备案号豫ICP备025011111号